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红色轨迹
红色历程--渤海区概述
关注:3408    发布时间:2017-11-24    作者:    来源:
\


渤海区是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我党在山东的重要战略区之一。它位于天津以南,胶济铁路以北,西枕津浦铁路,东北濒临渤海,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渤海区下辖6个地委(专署、军分区),42个县、市,全区人口近千万。渤海平原地域广阔,海岸线长,物产丰富。在长期的革命战争年代,渤海区既是我军战略反攻的前沿阵地,又是战争资源的供给基地和休养整训的可靠后方。
 渤海区的前身分别为清河区与冀鲁边区。抗日战争初期,中国共产党在清河区、冀鲁边区的基层党组织为发动抗日武装起义,组建抗日武装,开展平原抗日游击战争,开辟和创建抗日根据地,做了大量艰苦的工作,作出了突出的贡献,先后发动起义并组建了由我党领导的“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五军”、“八路军鲁东抗日游击第七、八、九、十支队”、临淄青年学生抗日志愿军训团、“华北民众抗日救国军”等抗日武装。
   党中央、中央军委和八路军总部对这一地区的斗争和坚持非常重视和关心,曾先后派出红军干部和党政群工作干部到这一地区工作,参与发动和领导清河区、冀鲁边区的平原游击战争,建立了党政军群各级组织的领导机构,为坚持这一地区的斗争、创建抗日根据地打下了良好的基础。1938年9月,八路军115师东进抗日挺进纵队在肖华等率领下抵达冀鲁边区,整编地方部队,狠狠打击敌人,粉碎了国民党顽固派策划“冀鲁联防”、制造摩擦的阴谋,使边区的各项工作有了较大的开展。
抗日战争进入战略相持阶段后,日军回师进行“扫荡”,陆续侵占了清河区、冀鲁边区境内各县城及较大村镇,开始了频繁的“扫荡”、“蚕食”,推行所谓“治安强化”运动;国民党顽固派在其“溶共、防共、限共、反共”的反动政策指导下,不断向我挑起摩擦,制造了震惊全国的“太河惨案”。清河区、冀鲁边区的抗战形势日益恶化。
   1939年10月,八路军第一纵队司令员徐向前等就清河区抗日游击战争的发展给予重要指示,要求清河区第一步巩固寿光县清水泊根据地,站稳脚跟;第二步向小清河以北地区发展,在黄河入海口两岸广阔荒原地带创建抗日根据地,并打通与冀鲁边区的联系。至此,清河区抗日游击战的战略方针问题得到解决。1940年,清河区我军控制了广(饶)寿(光)边区,恢复了小清河南之基地,进而开辟了广(饶)博(兴)蒲(台)高(苑)及黄河以南、小清河以北之阵地。1941年又开辟了沾(化)利(津)垦(区)地区,同冀鲁边区打通了联系,创建了广阔的垦区根据地。从此我军基本上跳出了原在胶济铁路两侧活动的狭小圈子,作战由内线转入外线,由包围转为反包围,由被动转为主动。1942年始,日伪对清河区根据地军事上实行大规模“扫荡”、“清剿”,政治上实行法西斯统治,经济上实行掠夺政策,使我根据地受到很大损失。清河区党政军民加强团结,咬紧牙关,坚持抗战,在1942年、1943年两次组织夏季反“蚕食”战役,取得重大胜利。
清河区在坚持武装斗争、粉碎日伪“扫荡”和国民党顽固派挑起的摩擦、开辟扩大我军阵地的同时,认真贯彻执行我党在抗战时期的“十大政策”,加强了建党、建政和建设根据地的各项工作,保卫了根据地。
   在冀鲁边区,自1939年底始,八路军东进抗日挺进纵队和边区主力部队陆续奉命转移后,边区的党政军民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坚持了反“扫荡”、反“蚕食”、反摩擦斗争。1941年中央北方局巡视团来边区后,深入贯彻执行中央关于抗日根据地建设的政策、策略,全区人民团结一心,克服困难,坚持和巩固了抗日根据地。1942年6月,日伪军对我边区进行了空前规模的大“扫荡”,我遭受重大损失。边区抗战进入了最残酷、最困难的时期。根据刘少奇同志对冀鲁边区关于坚持抗战、渡过难关和斗争形式要适应形势变化的重要指示,边区军民采取化整为零、分散隐蔽、敌进我进、灵活多样的斗争策略,不断打击敌人,形势逐渐好转。1943年6月,八路军冀鲁边军区司令员、115师教导6旅旅长邢仁甫叛变革命。边区党政军民又经历了一场特殊的、尖锐复杂的斗争。在党的领导下,我边区军民粉碎了敌伪、叛徒破坏我边区根据地的阴谋,渡过了艰苦岁月,迎来了抗战即将胜利的曙光。
   1944年初,根据形势的发展,为便于清河区与冀鲁边区互相依托、互相配合、统一指挥、有利作战,经中央北方局批准,清河区与冀鲁边区合并为渤海区。渤海军区于1944年相继发起夏季、秋季战略攻势,全部恢复被“蚕食”的益(都)寿(光)临(淄)广(饶)四边根据地,先后攻克鲁北重镇利津等4座县城,取得重大胜利。1945年初,渤海区的整风运动进一步深入开展。通过整风和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学习,提高了党员干部的理论水平,初步掌握了正确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明确了政治方向,使渤海区全党在政治上、思想上、组织上达到空前团结,为迎接抗战的最后胜利奠定了基础。
在局部反攻的形势下,渤海区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大参军运动,广大青壮年争先入伍,许多村庄的农民成排成连的组织起来,集体参加八路军。根据八路军山东军区的部署,1945年4月,渤海军区发起讨伐伪张景月部的战役;6月,发起蒲(台)滨(县)战役,先后解放蒲台、滨县两县城及道旭、北镇等日伪据点;同时,各军分区部队先后解放吴桥、南皮、德平、庆云、沾化、高苑等县城。1945年8月,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渤海军区遵照中共山东分局、八路军山东军区的命令,组成山东第四前线指挥部和山东野战军第七师,兵分三路展开大反攻。至9月底,渤海区我军共歼敌2.6万人,解放县城25座,人口575万。除津浦、胶济两铁路线上大部城镇尚为日伪控制外,渤海区内地敌伪已被我军全部肃清,取得了伟大的胜利。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共产党人同全国人民都渴望中国能出现一个和平民主的新局面。1946年1月10日,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签定了《停战协定》。渤海区各部队认真执行《协定》,并开展“百日大练兵”。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派执行小组抵达渤海区后,我方代表在谈判中对国民党代表的无理要求,进行了有理有力的驳斥。同时,为争取公正的谈判,粉碎敌伪的疯狂挑衅,渤海区我军先后发起冯(家口)泊(镇)、德州和周(村)张(店)战役,给敢于拒降之敌予歼灭性打击,保卫了抗战胜利果实。
全面内战爆发后,驻山东的国民党军队大举向渤海解放区进犯。渤海军区主力遵照华东局、华东军区的战略部署,由津浦线转移到胶济线作战,协同鲁中和胶东军区部队阻击和消灭由济南东进和由潍县西犯之敌,先后发起三打邹平城、旧口反击战、奇袭齐东、解放青(县)沧(县)等战斗,取得重大战果。在战斗中,渤海军区部队不断壮大,先后组建了山东解放军第七师、第十一师及渤海纵队等。
   在部队进行作战的同时,渤海区内地开展了反奸诉苦、减租减息、剿匪反持、治黄生产、支前、土改等群众运动。1946年上半年,中共渤海区党委遵照党中央关于发动群众、减租减息的指示,组织大批干部深入农村,领导群众开展了以减租减息、增加工资为内容的群众运动。7月始,贯彻中央“五四”指示精神,土改工作逐步在全区展开。至1947年7月,全区基本上完成土改任务,并进入土改复查阶段。10月,渤海区党委召开土改整党会议,传达全国土地会议精神。在这次会上,康生全盘否定渤海区的土改运动,对渤海区的党组织和干部作了完全脱离实际的错误估计,致使这次会议走上了邪路,严重影响了渤海区土改运动按照中央指示精神深入开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