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党史资料 > 星火往事
血与火的生死较量
关注:2769    发布时间:2017-11-27    作者:    来源:

 抗日战争时期,我是长山县独立营战士。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军大举入侵我国。1937年底,长山中学校长马耀南在共产党的教育影响下,以长山中学师生为骨干,发动了“黑铁山起义”,成立了“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五军”,投入抗日斗争。1938年6月上旬,中共中央指示:“山东的基干武装应组建成大队,恢复和使用八路军游击支队的番号。”中共苏鲁豫皖边区党委决定,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五军改编为“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三支队”,并派红军干部杨国夫同志来五军参加部队整编工作。整编后,马耀南任司令员,杨国夫任副司令员。1939年6月,我三支队在震惊齐鲁的刘家井战斗后,三支队组建了独立营,马耀南司令员的弟弟马天民任营长。我在独立营当战士。独立营为了开辟抗日根据地,扩大抗日武装,发动群众,打击日寇,经常化整为零,深入到碉堡密布的敌占区开展工作,进行游击战。

 

 

鬼子封锁碉堡林立   无辜百姓遭受涂炭

 

   1940年春,日本鬼子为了加强对我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封锁和“扫荡”,在各地修筑碉堡。在焦桥村北的关帝庙北邻,修筑了碉堡,对长山六区(今焦桥镇)这片根据地进行严密封锁和监控。碉堡东西呈长方形,三层梯式砖石结构。最上面一层是了望岗楼,在里面可用望远镜看到周围几里内的情况。碉堡内安放机枪,周围留有枪眼,如有情况,可在岗楼上居高临下进行射击。因此,当地群众称据点碉堡为“鬼子炮楼”。炮楼四周挖有丈余深的封锁沟,出入碉堡用“吊桥”。为了防御外面进攻,沟底布有密密码码的尖厉木桩,人跌入沟内,即会肚破腹穿,遍体鳞伤。炮楼驻着20多名鬼子和30多名“维持会”士兵(伪军)。鬼子守备队长先后是长谷川和松田。长谷川的父亲也是名侵华日寇,在侵华战场上被我击毙,因此长谷川比起其他日本鬼子,更为凶狠残忍,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鬼子为防止我独立营等抗日武装活动,对炮楼周围的东平村、四马村、孟王村、义和村和东西直村等村庄实行昼夜监视,把这些村内的大树全部锯掉树冠,把公路两边的“青纱帐”庄稼全部砍倒。夜间炮楼内的机枪不断地扫射,炮楼附近村庄村头的住户,夜间不敢在窗户下睡觉,以免被机枪射中,有的农户干脆用土坯将窗户堵塞。即使人们采取各种避难防御措施,但仍有不少无辜百姓死于非命。1942年春,小清河北有两位贫苦农民来河南出卖苦力,为人家铡牲口饲草。有一天,他俩为西码头村徐秉衡家铡完饲草,肩扛铡刀到焦桥村里找活干,路过鬼子炮楼附近,被炮楼上的鬼子发现,“叭叭叭……”一阵机枪扫射,两位无辜农民倒了血泊中。……

   炮楼内的鬼子纠集伪军“维持会”频繁出动,三日一“扫荡”,五日一抢粮,到处烧杀抢掠奸淫,无恶不作,对中国人民欠下了累累血债。有位姓马的少妇走亲戚路过炮楼附近,被炮楼上禽兽不如的鬼子发现,淫笑着赶来将少妇绑架到炮楼,惨无人道地剥光衣服后捆在椅子上被野兽们轮奸,可怜这位善良的弱女子惨遭蹂躏后大出血,亲人借债托人重金保释出来,经抢救保住了性命,但也落了个终身残疾。当地群众在那年月,日夜提心吊胆,寝食不安。当地流传着一句顺口溜:晚上脱了鞋和袜,早上不知穿不穿。这是当时百姓生活的真实写照。

 

 

人民战争钢墙铁壁    碉堡孤岛寸步难行

 

   面对日本鬼子的封锁扫荡,党领导抗日军民大打人民战争,使鬼子到处碰壁,四处挨打。我清河办事处党组织委派地下党员袁捷三、刘利福、信为民(女)等同志秘密来到六区,宣传、发动、组织群众,培养抗日骨干,建立秘密情报组织,配合八路军游击队与敌人展开了不屈不挠的斗争。在当时,六区建立了情报网,村有情报员,区有情报站,相继建立抗日联防组织,在群众基础较好的东平村、西营村、四马村等成立抗日联防,由东平村郝怀友(建国后获全国民兵英雄称号)担任联防队长。在此基础上,还在被称之为“灯下黑”的炮楼附近村庄建立所谓“两面政权”的村政权,表面上为鬼子当差办事,实则是抗日机构。长山六区有“伪区政府”同样是两面政权,由袁保模担任“伪区长”,伪区政府内配有我4名地下交通员。这样,炮楼内的鬼子的一举一动全在我们的监视之中。各村情报员每天早晨到炮楼向鬼子进行汇报,内容几近刻板式的不变,无非是“今夜平安无事,请皇军放心”之类的话,同时也把敌人的有关情况带回来。情报网的建立,使我们能及时准确地掌握敌情,争取主动,陷敌人于被动之中。如鬼子出动的时间、兵力、方向,我们事先掌握,早作安排,村里的青壮年及时转移,年轻妇女到亲戚朋友家躲藏起来,粮食和值钱的东西坚壁起来。鬼子进村后,由村长和情报员应付周旋,遇有情况,机动灵活地处理。不过,狡猾的鬼子也有不好应付的时候,村长和情报员,有时应付不好,轻则遭受斥骂毒打,有的丢了性命。我情报员李万成被汉奸诬陷其儿子出外干了八路,被鬼子抓去严刑拷打,把头摁到水瓮中向肚子里灌凉水,毒刑用尽,死去活来。幸亏“村长”联合全村人签名俱保其儿子在外面做生意,并由“伪区长”袁保模出面担保方释放出来。

    炮楼里的鬼子被我抗日军民打得晕头转向,到处碰壁,威风扫地,对八路军游击队束手无策,但对我抗日家属却恨得要命。有一次,我地下党的同志不慎丢失了抗日军属花名册被鬼子获得。鬼子如获至宝,企图按名册到各军属家抢东西抓人,进而分化瓦解我抗日武装。我地下党组织领导各村政府发动各抗日团体,采取紧急措施,帮助各军属迅速转移,保护好军属财产,使鬼子的阴谋未能得逞。

 

 

日本强盗穷凶极恶    革命志士视死如归

 

 

   日本鬼子虽然修筑炮楼,对我抗日根据地严密封锁,但我抗日军民在党的领导下大打人民战争,人自为战,村自为战,众志成城,筑起了铜墙铁壁,使鬼子处处碰壁,屡屡受挫。鬼子守备队长松田气极败坏,狗急跳墙,纠合长山、苑城、礼参、苏家等炮楼的鬼子和伪军,集中兵力,搞什么“铁壁合围”,四面围攻,妄图拔掉六区根据地这颗深入到敌人心脏中的“钉子”,叫嚣要肃清“灯下黑”。

   在敌人的大“扫荡”中,我地下工作者袁捷三同志,机智沉着地掩护群众转移,组织“坚壁清野”,勇敢巧妙地设法解救被抓的群众,不幸被汉奸告发而被捕。鬼子知道了他是地下党干部,知道他身上有“油水可捞”,便千方百计、挖空心思地软硬兼施,威胁利诱他供出党和抗日武装的机密。他坚贞不屈,鬼子便丧心病狂的严刑拷打,几次折磨得地死去活来,并放军犬撕咬,以至遍体鳞伤血肉模糊,但袁捷三同志宁死不屈,鬼子兽性大发,把抓来的30多名群众要全部枪杀以示威胁。法西斯暴徒的伎俩在革命者面前表现得是何等愚蠢无能。鬼子无计可施,狂嚎着把生命垂危但志坚如钢的袁捷三同志扔下炮楼,摔死在壕沟内的木桩丛中……

  我另一位地下党干部刘力夫同志,不幸落入鬼子魔掌后,惨遭酷刑,宁死不屈。在临刑前,义正辞严地吓令敌人:杀头不要紧,我要唱完歌再执行。他昂首挺胸,大义凛然,带着愤怒,带着豪情,高唱《国际歌》,高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而为国捐躯。

 

 张官庄大捷鼓舞军民士气    小清河两岸燃遍抗日烽火

 

  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我抗日根据地日益扩大,抗日武装不断壮大。1942年夏,为了狠狠打击焦桥炮楼日本鬼子的嚣张气焰,我清河军分区参谋长韩子衡同志获得焦桥炮楼的鬼子要出发扫荡的情报后,周密部署,决心打一个大胜仗,挫伤鬼子锐气,振奋军民士气。

   第二天清晨,30多名鬼子和50多名伪军从炮楼出动,沿西大窑公路向北进发,当敌人临近张官村时,埋伏在交通沟内的八路军,听到韩参谋长一声令下,集中火力向敌人猛烈开火。敌人在行进中,毫无准备,毫无掩护,而我军凭借交通沟有利地形,奋勇作战,带着复仇火焰的子弹排山倒海般地射向敌人。敌人仓惶还击,我军跃出交通沟勇敢地冲进敌群,敌人丢下成堆的尸体和枪枝,抱头鼠窜。敌人狼狈逃窜,丢掉鞋子,光着脊梁,狼狈不堪。这次战斗,击毙鬼子20多名,伪军一个中队,缴获50多只各种步枪和一挺歪把机枪。张官庄大捷的胜利喜讯在小清河两岸迅速传开,大大鼓舞了我抗日军民的士气和信心。

    从此,焦桥据点的鬼子龟缩在炮楼里不敢轻举妄动,他们一出炮楼就有丧命的危险。有几名鬼子到东平村出动,有一名被民兵英雄郝怀友勒死在厕所中,炮楼里的鬼子真正成了瓮中之鳖。

    我抗日军民愈战愈强,小清河两岸,敌后根据地由零到整不断扩大,抗日烽火遍及邹长桓广大地区。根据地内相继成立各级抗日政权,农救会、青救会、妇救会、青抗先、儿童团等群众性抗日组织普遍建立,日本鬼子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