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党史资料 > 星火往事

渤海教导旅渤海区建军记事

来源:  作者:熊晃、金忠藩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5-03-27 16:01:07

194411月,359旅主力由王震、王首道、王恩茂率领,南下两湖,远征粤北,开辟新的抗日根据地。抗战胜利后,隶属于我军中原军区,驻守汉江平原,接受军事调停,争取国家的和平统一。19466月,风云突变,国民党军队发起进攻,妄图将我军全歼。829日深夜,王震率中原军区右路纵队突围,一路血战,出荆紫关,渡丹江、涉汉水,翻秦岭,胜利北返,回师延安。这被誉为“第二次长征”的“南下北返”,是359旅用生命和鲜血写下的不朽篇章。部队伤亡损失惨重,归来仅2000余人。

19468月,为适应人民解放战争的需要,担当保卫党中央的重任,由王震同志建议,经中央军委批准,359旅抽调各级干部300余人,前往人口稠密的华东解放区扩军。

1946年秋末冬初,我们进入山东根据地。山东也是蒋介石发动内战的重点进攻区,同样面临扩大人民武装、迎接内战的严峻形势。但陈毅同志接到任弼时同志的信后,立即要求山东不折不扣地为西北组建一支劲旅,支援西北战场。

我们被安排在宁津、商河、匡五、临邑等县,这一带是我们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当时,刚刚完成了土地改革,翻身农民欢天喜地,保卫土改胜利果实的阶级觉悟很高,掀起了参军热潮。宁津有个独生子,土改后刚结婚,还是个新郎官就报名参军了。临走的前一天晚上,新郎和新娘在被窝里说悄悄话。新娘说:“你到队伍上不要入党。”新郎问:“那为啥?”新娘说:“入了党就要带头冲锋,你要是……我怎么办!”泪水滴落在新郎的胸口上。新郎说:“那我就不去。”新娘却又生气了:“不打老蒋活不成,参军最光荣!谁拉后腿谁孬种。俺可不是孬种,俺还指望你戴朵大红花哩!”结果是妻子送郎上战场。这位新郎官参军不久就立了功,入了党。进军新疆后,又在塔里木艰苦创业,现在已经离休,过着儿孙绕膝的幸福晚年。

1947年春节过后不久,各区、县就把参军的青年集中编队后,送到了我们所在的阳信县。我们359旅赴山东扩军工作队,只是从当地政府整建制地接收子弟兵,成了接兵工作队。这是我们历来扩军中从未有过的事。

当时上级还给我们调配了全旅的被服等行装,参军的农民脱去了棉袍毡帽,换上了青一色的黄军装,部分团队还配钢盔。这支新军刚一组建,就以崭新的、正规的姿容出现。

1947225日,在阳信县老鸹王庄举行了建军典礼。根据上级命令,部队番号为渤海军区教导旅。全旅三个团,一个炮兵营,加上旅直属队,总兵力8000余人。由旅到班,建制完整。从此,在人民军队的序列里,又添了一支劲旅。

渤海军区教导旅一成立,就投入了紧张的练兵活动。这样一支基本上由翻身农民组成的部队,要在最短时间内完成最基本的军事政治训练。由队列操练到射击、投弹、拼刺、爆破,每一个军事动作,都要从头教练。好在各级指挥员都是来自359旅的老战士,他们从长征到抗日战争,有丰富的战斗经验。新战士们又普遍具有很高的阶级觉悟,有着明确的参军目的,因此,自觉地苦练军事技术,积极准备参战。全旅上至旅长,下至普通一兵,官兵同练,互教互学,展开了练兵竞赛。

部队训练了几个月,军政素质明显提高,我们开始考虑如何把渤海军区教导旅带往西北。我们当时有一种后来被历史证明是多余的甚至是错误的顾虑,即认为部队是当地翻身农民组成,免不了留恋乡土,他们的参军口号就是“打倒老蒋回老家”,我们担心开往西北会引起战士们思想不安,造成部队减员。遂将这一行动秘而不宣,决定以“野外大练兵”的形式向西运动。

敌机对阳信不断地轰炸,我们于五、六月间转移到庆云县的常庄一带。在这里,召开了旅的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总结建军数月来的各项工作,并举行了阅兵式。部队整齐威武地通过了检阅台,雄赳赳,气昂昂,展示了几个月来练兵的成果。张仲瀚旅长在阅兵式上发表讲话。他善用成语典故,讲话形象生动,他说:“我们现在还是一只纸老虎。看上去厉害;我们要带出去溜一溜,野外大练兵,变成真老虎。不是让敌人吃掉,而是吃掉敌人!”

部队由起初每天走二三十里,逐渐增至五六十里,使这些习惯于在田地里耕作的农民子弟适应行军。后来每天行军百十里,急行军达一百二十里以上。

10月底,到达河北武安县。根据军委命令,我们渤海军区教导旅就在这里由华东军区交给西北野战军。王震同志先期到达,我们欣喜地向他汇报,完成了渤海建军的任务,为了避免部队的乡土观念,以野外大练兵的名义把部队带出山东,如今全旅建制完整,请司令员检阅。

不料,王震同志听着我们的汇报却拍案而起:“乱弹琴!”长期随王震同志的我们,深知他的脾气,听他发火,我们从自以为是的得意中清醒了过来。他严厉地批评我们:“你们低估了人民子弟兵的阶级觉悟!翻身农民热爱党,热爱毛主席!我们应该实事求是地讲: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这多么具有号召力!你们不给战士交心,怎么能带好部队!”首长的批评,使我们自愧弗如。后来,我们不止一次地向部队公开地作了自我批评。

194711月的一天,在武安举行全旅大会。陈毅司令员和滕代远等同志专程赶来参加。陈老总那响亮豪迈的讲话,至今萦绕在我们的耳畔。他说:“山东自古出好汉。你们渤海教导旅就是当今天下的山东好汉。从今天起,我把你们交给王震同志,他率领你们到西北去,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会场上滚动着春雷般的口号:“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

1948l月,渤海军区教导旅改称独6旅,和359旅同属西北野战军第2纵队。

中共滨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版权所有

地址:滨州市黄河五路385号 市政大厦 

邮编:256603 备案序号: 鲁IPC备 06027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