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党史资料 > 星火往事

英勇善战之师“钢八连”

来源:滨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孙克忠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4-06-04 10:29:54

      抗日战争时期,山东清西独立团有3个久经战火考验的英雄连队,被当地军民称之为“钢八连、铁七连,打不烂的第九连”。尤其是钢八连,能吃大苦、耐大劳,战斗作风勇猛顽强,不怕牺牲,善长于百米内投手榴弹、拼刺刀打近地战,活跃在长山、邹平一带,打过许多漂亮仗,鬼子汉奸闻风丧胆,当地群众拍手称颂。
    这里记述的是钢八连在邹长地区英勇杀敌的战斗故事,读者或许能从中领略到钢八连勇士们当年叱咤风云、奋勇杀敌的风采。
 

 一夜拔光回路峪碉堡
  钢八连的前身是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三支队基干三营九连,1940年被改编为清西独立团八连。该连武器装备在当时部队中是较先进的,有两挺机枪、一个掷弹筒、几十支大盖枪,连队的成员大都是久经战场的老战士,所以该连具有很强的战斗力。
   回路峪,位于摩诃山东北,是我老根据地之一,1940年驻扎在章丘的日本鬼子勾结伪顽瞿玉尉部向我根据地大举进攻,多次进行扫荡。当时驻扎在回路峪的我地方部队,因敌强我弱,为保存力量暂时转移。敌人占领回路峪后,在四周山上筑起了几十个碉堡,对根据地进行封锁,不时开枪打炮,严重威胁着群众安全,有的老百姓上山采桑养蚕,也被敌人开枪打死。
    为了挽救根据地群众于水火,打击敌人,粉碎敌人的“蚕食”政策,上级决定派一支部队回到回路峪,拔除这些碉堡,这个任务交给了八连。
    八连接受任务后,进行了政治动员,并迅速作好了战斗准备,个个穿上便衣,傍晚从焦桥的韩、刘二套出发,经长山城、邹平黄山南,神不知鬼不觉地进了回路峪。到时天还未亮,部队隐蔽休息了一天,白天对敌情进行了侦察,夜间便开始了行动。
   按照分工,二排负责摸西边山上的碉堡,从上回向南,翻过山头,约3里路,共有十几个用石头垒起的简易碉堡,每个碉堡有十几个伪军,他们根本不知道八路军的到来,并以为是自己人,第一个碉堡解决得非常顺利,一阵手榴弹就解决了问题。战斗打响后,山上碉堡的敌人,趁黑夜纷纷逃窜,我军乘胜追击,十几个碉堡很快就被扫光,其他两个排进展也很顺利,一夜之间就把回路峪四周山上的碉堡全部拔光,此战斗共消灭伪军70人,俘虏30人。
 

夜袭大庄
   1941年秋,敌人一方面对我部队不断围剿,一方面对我根据地实行“蚕食”政策。为了保存力量,打击敌人,八连化整为零,小股活动在边缘区。大庄一带是我老根据地之一,被敌占领后,每天驻扎五、六百人,并想安设据点,以期永驻。面对这种情况,独立团领导决定消灭这股敌人,扫除敌人对我们的威胁。各连立即集中,进行思想政治动员。这次教育有十几天时间,连里用亲眼见到的敌人暴行,组织战士们讨论:“现在根据地的群众正在受苦受难,我们应该怎样办?”这一讨论大大地激发了战士们的战斗热情。
    旧历十月的一天,部队开始了行动,按照团领导部署,八连从东北角主攻,七连在西边配合,因为这一带是老根据地,战士们地形很熟,同时对敌人的火力早已进行了侦察。在敌东北有块墓田,有几个大坟,庄头住有一家地主,房屋很高且都是平顶,上边有敌人的火力点。八连首先占领了墓田,在坟头上架起了机枪。然后刘连长命令二排长带领三个爆破组向敌方运动。当第一爆破组运动到离敌人占据的高房50米时,不料触动了敌人设置的路砦,被敌人发觉,敌人随即发射了照明弹,并开枪向我射击。刘连长立即命令我军机枪射击,压制敌人火力,在机枪掩护下,第一爆破组迅速靠近高房,“轰”的一声巨响,爆破成功。后续部队马上冲上前去,竖上梯子占领了高房。刘连长命令机枪班在房顶架起机枪,居高临下,向敌人猛烈扫射,二排乘机从突破口蜂拥而入,用手榴弹和刺刀与敌人展开激烈拼杀。在我军的猛烈打击下,敌人伤亡惨重,纷纷向外突围,正好跑入七连的包围圈,经过激烈战斗,敌人大部被歼。这次战斗,共进行2个多小时,打死打伤敌人80人,俘虏400多人,从此大庄、李庄一带又回到了人民手中。
 

激战樊家林
    1941年秋的一个上午,鬼子100多人、汉奸三个中队向我军驻地樊家林扑来,这次鬼子都穿上了便衣,进行了伪装。
   发现敌情后,八连立即跳入了交通沟迎击敌人,离交通沟60多米的坟地和豆子地已被敌占领,刘连长命令二排占领坟地,二挺机枪在沟内掩护,二排端起刺刀随着杀声就冲了上去,接着一排手榴弹向敌投去,爆炸声中敌人纷纷后退,坟地很快被拿了下来。
   下午1点左右,敌人开始反扑,鬼子在机枪、小炮的掩护下向我扑来,待疯狂的敌人行进离10米远时,“打!”刘连长一声令下,一排手榴弹在敌群爆炸,随着爆炸声,八连勇士端起刺刀,冲向敌人……就这样,八连在交通沟、坟地青纱帐不到100米的地方,与敌人反复拼杀,激战到黄昏。在我英勇的八连面前,敌人狼狈逃窜了。此次战斗共消灭鬼子、伪军100人。
 

高王庄瓮中捉鳖
    距高王庄不远,敌人修了两个大碉堡,一个在高王的东南,一个在高王的西北,碉堡外筑起了一人多高的土围子,围子外面有十几米的开阔地,开阔地边围了一圈铁棘黎做路障,并有一人多深的水沟,就像环城一样,把两个碉堡团团围住,里面住着一个大队的伪军,共有300多人。
  1942年6月,部队决定拔掉这两个碉堡。任务交给了八连和七连。七连分工打西北角的碉堡,八连负责打东南角的碉堡,打法是偷袭,不成再强攻。记得那是个连阴天,一连下了几天雨,碉堡沟里的水半腰深。部队在下半夜开始了行动,八连在离碉堡不远的一片墓田里架起了机枪。刘连长命令二排长带领三个爆破组冲上去,第一爆破组破坏路障,他们3人漂过水沟,用铡刀砍断铁棘黎条后,紧接着第二组抱着炸药刚要上去,一个战士被打伤跌倒。敌人火力很猛,使爆破组难以上前,为了完成任务,二排长把衣服一脱,带着一个战士抱起炸药包就冲上去。在机枪掩护下,那位战士首先冲了上去拉响了炸药包,但碉堡没被炸倒,二排长迅速送上第二包,把碉堡送上了天。随即大部队冲杀过去架起枪向围子内的敌人猛烈射击。这时七连在西北也爆破成功。这样南北夹攻,手榴弹爆炸声、喊杀声响成一片,不到半小时,战斗胜利结束,消灭伪军100多人,俘虏200多人,敌人一个也没有跑掉。当地群众高兴地说:“钢八连,铁七连,摸高王庄的碉堡真像瓮中捉鳖,干净利索,痛快!”
 

桥家伏击战
   1943年春的一天,据侦察有30多名鬼子,200多名伪军要经过桥家,团领导决定在桥家东二、三里的地方打伏击,当时参加的有二个连和地方武工队。八连埋伏在交通沟的东北,另一个连埋伏在沟的西北,地方武工队负责断敌后路。上午11点多,鬼子伪军举着太阳旗耀武扬威由西南从桥家沿着交通沟向东北而来,在离八连不到100米的地方,刘连长命令射击,机枪一响,部队蜂拥而上,手榴弹接二连三地投入沟内的敌群,鬼子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剩下6个鬼子跑到了桥家庄头一座房子里,我战士立即将其团团包围,几个鬼子眼看突围无望,引爆炮弹自杀。
 

血洒鹤伴山
   1943年,我党实行“精兵简政”政策,八连奉命划归地方建制,被编为长山县大队二中队,由于对敌斗争形势恶化,我部队撤到根据地长山八区一带驻扎。
    这时,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战进入了极端困难的阶段,日寇在军事上采取了更加毒辣的手段,对抗日根据地实行灭绝人性的“三光”政策(即烧光、杀光、抢光),反复多次进行扫荡,邹长地区的斗争更加恶化,大部分地区被变成了敌战区和游击区。这时的国民党顽固派有的公开投敌,有的暗中与日军勾结,联合对邹长根据地进行“蚕食”、“扫荡”、“清剿”,邹长根据地由原来的207个村减少到81个,人口由10多万减少到37万人。
  阴历8月15这一天,驻济南、周村、邹平、青阳、临池、章丘的日伪军2000多人,联合对我长山八区根据地进行合围大扫荡,当时八连驻扎在长八区(今西董镇)台头、马庄一带。
   拂晓发现敌情,八连立即组织反击,但这次敌人是有备而来,且武器装备先进,人又多,八连只好边打边沿山沟向鹤伴山方向撤退,上午10时八连撤到鹤伴山,向下一看黄黄一片尽是敌人。在这种情况下,八连勇士临危不乱,张方胜连长分析了当时的形势:我们已陷入敌人的扫荡合拢圈,且四周山头皆已被敌占领,突围的难度很大。于是便决定与敌决一死战。他召集起大家作动员说:“同志们,我们今天被敌包围了,我们八连都是久经考验的老战士,我们决不向敌人投降,决不给钢八连丢脸”。“决不投降,与敌人血战到底!”。同志们高声回答。
    敌人上来,他们倚仗着人多武器好,向八连阵地扑来。面对气势汹汹的敌人,八连勇士同仇敌忾,发扬我军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的精神,与日伪军展开了生死搏斗,子弹用光了就用刺刀,刺刀断了就用石头和牙齿与敌拼杀,最后壮烈牺牲。
    这次战斗,我八连共有七、八十名勇士献出了生命。“钢八连”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的精神,表现了中国人民在强大的敌人面前同仇敌忾与敌人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慨,“钢八连”在邹长人民的心中树起了一座不朽的丰碑。
    解放后,当地群众为了纪念在这次战斗中牺牲的烈士,特在当年的战斗遗址上修建了一座桥,取名叫“抗日桥”;2002年,邹平县委、邹平县人民政府在“抗日桥”南侧竖立了一座英勇石雕像,并举行了隆重的揭幕仪式。

本网站由滨州市信息产业局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2006

中共滨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版权所有

地址:滨州市黄河五路385号 市政大厦 

邮编:256603 备案序号: 鲁IPC备 06027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