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党史资料 > 星火往事

刘家井战斗

来源:滨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作者:孙庆礼 樊兴富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4-06-04 10:28:48

    1939年6月,刚成立不久的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三支队,在邹平县刘家井一带与日伪军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战斗。这次战斗是抗日战争初级阶段,八路军在我区与日伪军进行的一场较大规模的阵地防御战。
   刘家井是一个100多户人家的小村庄。村子虽小,但过去为了防御匪患,建起了四五米高的围子墙,墙的外边有一条三四米宽两三米深的围子沟,在墙的四角还筑有五子炮的炮台。村南十几里就是章丘县境,村北头紧靠一条由邹平通往黄河的公路。1937年日军过了黄河,就是沿着这条公路向南杀来,占了邹平,进驻周村的。这里是一马平川的平原地带,土地肥沃,村庄比较密集,村间相距一二里或三四里。以刘家井为中心往北3里路的小村叫马庄,往西北3里多有郑家、刘聚桥,往南是大碾和吴家,东南方向2里路是西左村,最近的一个村是东北方向的韩家。1939年6月,在长山九区黑铁山揭竿而起的人们子弟兵——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三支队和清河特委机关,在司令员马耀南、副司令杨国夫和特委书记景晓村的带领下,遵照中共山东分局关于迅速开展章丘、齐东地区的工作,打通与冀鲁边区联系的指示,连夜急行军,进驻刘家井一带。三支队司令部、特委机关和直属队的特务团、警卫营驻扎刘家井,司令部设在村北头的一个大庙里;孙鸣岗司令员带领的二梯队驻在刘家井西北的刘聚桥;七团团长马千里、政委孙正带七团驻在与刘聚桥东邻的韩家;10团团长李人凤带领2个营和特务连,住在西南方的吴家和大碾;桓台独立营驻郑家;奉命从章丘东北山区赶来的11团驻马庄,东南方的西左也住了2个连。总兵力3000余人。
  村民们从睡梦中醒来,看见来了八路军,高兴的了不得。大家赶紧腾房子、挑铺草、烧水、做饭,一个个忙的不亦乐乎。
    部队驻村后,广泛发动群众,积极宣传抗日主张,激发了广大民众的抗日热情。村民们杀猪宰羊,慰问部队;战士们挑水、扫院,争着帮助房东干家务活。不几天,在刘家井一带农村中掀起了拥军参军的群众性热潮。
   6月4日,清河特委书记景晓村在刘家井召开会议,研究如何开展章丘、历城和齐东新区的工作。参加会议的有景晓村、苏杰、夏戎、杨国夫、赵明新、王大、高涨元、李人凤等人,会议由景晓村主持,听取了邹章齐工委书记王心崇和邹章齐独立营教导员吕洗尘开展工作的情况。会议认为在这一地区建立根据地不是理想之地,但作为游击区打通北面的通道是可以的,但还要继续从各方面进行工作。除了更深入地做好群众工作外,还要继续做伪政权和伪军的工作。会议开了一天没有谈完,第二天继续开。
   6月6日拂晓,刘家井西北方向的马庄几声“轰轰”的炮响,把战士们从梦中惊醒。不一会儿,刘家井的东北、西北方向也陆续响起了噼里啪啦的枪声。
   支队首长马耀南、杨国夫、景晓村等人立即穿好衣服,提着枪来到刘家井的北门围墙上。抬头远望,天色灰蒙,雾气腾腾,能见度极低,只能听见远处时急时缓的枪声。不一会,侦察员和各团取得联系后,返回刘家井向支队首长报告了情况。原来,刘家井位于济南以东的侧翼,大约六七十公里,日军十分敏感,很快侦察到我军的集结行动。日军少将松本遂集中济南、惠民、益都等据点的日伪军5000余人,配属骑兵、炮兵各一部,采取分进合击的战术,将我军团团包围,妄图将这支刚成立不久的抗日劲旅消灭在摇篮里。
   在刘家井村东北角的大庙里,支队司令部召开了有各团团长、政委参加的紧急作战会议。大家认为:只有粉碎敌人的进攻,才能扩大根据地,打通与冀鲁边区的联系,扩大我军的政治影响。于是,支队司令部决定就地打一仗,刹一刹侵略者的嚣张气焰。会议决定由杨国夫副司令员负责全面指挥这次战斗。
  马耀南司令员拉着杨副司令员的手说:“老杨,你当过红军团长,这次就看你的了。狠狠地打,打个大胜仗,即使花点代价,对锻炼和提高部队的战斗力也有好处。”
  杨国夫当即对分布在附近各村的部队下达任务,要他们各自为战,坚守阵地,相互支援。并迅速调动驻刘家井的部队,进行了兵力部署。刘家井村紧靠在一条由东南而西北的大路边,四周地势平坦,只有东北角离村500米处,有一坟地。杨国夫副司令员根据侦察员的报告和枪声判断,敌人很可能从北面打来,然后向东部发展,依靠那片坟地,主攻刘家井。他调动十团特务连在北边围墙防守,把迫击炮阵地设在村东北那片坟地里,调特务团一、三连在东边围墙防守,警卫营的一部分在南边围墙上防守。在围墙四角的炮台上安放了8门五子炮,由修械所长吕夫禄指挥。同时还布置少量部队控制西门外通道,以备必要时撤退。
   上午7时,太阳早以升起,刘家井四周的枪声开始由远而近。驻在四周各村的部队都已经同敌人接了火,其中,东北方向的韩家村枪声尤其激烈。
   驻韩家的七团和刘聚桥的二梯队,截击了从惠民、齐东向刘家井扑来的敌人。韩家村和刘家井一样,也有围子墙和围子沟。七团利用高大坚固的围墙作屏障,狠狠地打击来犯的敌人。日伪军恃仗着先进的武器,晃动着膏药旗,从韩家的北面、西面气势汹汹的往上冲。七团团长马千里和政委孙正指挥战士们沉住气,等日伪军前进到30米时,一声令下:“打”!9门“五子炮”,33支抬枪,两门开山炮,以及战士们的土枪、步枪一起砸向敌人。尤其是“五子炮”、抬枪大显神威,弹丸象扫帚一样,一打一大串。日伪军被打糟了,弄不明白八路军使用了什么秘密武器,丢下一具具尸体,狼狈地溃退了。
  敌人很快占领了村北的一片高地,架起了数十挺机枪,向村中扫射,子弹如雨、炮弹如蝗。在猛烈火力的掩护下,日伪军又开始了第2次冲锋。
    等敌人的机枪一停,战士们又迅速跳上围墙,一看敌人已经冲到围墙下的壕沟里,“五子炮”用不上了,只能用手榴弹轰击。一位排长看到敌人喷火的机枪,眼睛都红了,他率领5名战士,借助手榴弹爆炸的烟雾,跳下围墙,抡起枪托,砸死了死死抱住机枪的鬼子兵,然后抱起机枪,返身冲上围墙,将机枪架在围墙边的一颗枣树上,向敌人射出了一串串仇恨的火蛇。日伪军一片片地倒下,敌人又一次溃退了。“五子炮”、抬枪、土枪再次称雄,向着敌人的背后猛打。就在这时,一颗罪恶的炮弹落在了夺来的机枪上,我们这位英雄的排长和2名英勇的战士都壮烈牺牲了。
    日军从西边攻不下,就留一部分在西边继续吸引我军的注意,乘我不备,抽调一个排,绕到东边,突然发起进攻。东边围墙上只有一个警戒班,抵挡不住鬼子的冲锋。鬼子冲进了村子,从背后向七团打来。韩家村只有东西一条小街,敌人沿街由东向西发展。七团的一部分战士从村北围墙上冲过来,拦腰切断了冲进来的日伪军,接着向被切断的日伪军东半部反击。敌军且战且退,直到退出韩家村。被截断在村里的日伪军约20余人,他们原以为可以攻占西门,进而占领韩家村。但在七团两面夹击之下,全部被消灭。
   死伤惨重的敌军指挥官松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气急败坏地亲自督战,集中炮兵,猛轰韩家西门。顷刻间,炮弹轰鸣,火光冲天,敌人发起了又一次冲锋。同时,在南门窥探我军动向的敌军,听到西门战斗激烈,从我防守薄弱的南门再次冲进韩家村。韩家村南北无路,只有一些拐弯抹角的小巷,敌人路也不熟,运动困难。这时,几十个村民手持猎枪、土炮,利用房屋和院墙作掩护,向迎面而来的日伪军开了火。战士们也很快赶了过来。敌人抵挡不住,不得不再次退出韩家村。
   突然,村内的火药库被敌人的炮弹击中了,火焰一下子窜出10多米高,发出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敌人估计我军的弹药不多了,抓住时机又发动了更猛烈的进攻。终于,敌人凭借着优势的火力,冲进了韩家村的西门。战士们毫不畏惧,浴血奋战,韩家村的群众也拿起能用的一切武器,与敌人进行殊死的拼杀。军民一起和敌人杀了个混天黑地,烟雾惨淡,硬是把日军打了个三进三出。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为了保存实力,我军主动撤离了韩家村阵地。
    在各村相继与日军接火的时候,一股日军躲过西北方向的马庄和北边的刘聚桥,从农田里直奔刘家井而来。在刘家井村北边的麦子地里,日本指挥官挥舞着战刀,凶恶的军犬来回窜跳,鬼子端着枪嗷嗷嚎叫,排着方队向刘家井扑来。杨副司令员看到日军队形密集,喜出望外,决定先用“铁扫帚”横扫。等敌人一靠近,8门“五子炮”一齐开火。冲在最前面的鬼子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见了阎王,紧接着第二炮,第三炮……敌人死的死,伤的伤。这时,李凤年排长指挥的两门迫击炮也开了火。炮弹象长了眼睛一样,专在敌人密集处开花,炸的敌人滚的滚,爬的爬,一片片的死在了阵地上。
    敌人仗着人员和武器的优势,再次组织冲锋。战士们越打越勇。修械所长吕夫禄索性脱掉上衣,光着膀子,扛着“五子炮”打几炮换一个地方;连长王得水,依靠工事,沉着指挥,接连打退了敌人的3次进攻,打坏敌人汽车2辆。他身负重伤后,仍坚持指挥,最后因失血过多,英勇地牺牲在阵地上。
   下午2点,北门的战斗仍在继续,东门的战斗又激烈起来。日军集中了四五门山炮,轮番向我阵地炮轰。杨国夫副司令员立即命令在东北角的迫击炮向敌人炮兵阵地还击。敌人发现八路军的迫击炮大吃一惊,便调转炮口向我迫击炮阵地轰击。我微弱的迫击炮怎能抵挡住日军的山炮。为了保住宝贵的迫击炮,杨国夫下令迫击炮排长李凤年撤出阵地。敌人随即占领了那片坟地,接着用山炮轰击围子墙。终于轰开了一个缺口,敌人一窝蜂地涌了上来。战士们居高临下,土枪土炮,手榴弹一起开火,很快又把敌人压了回去。坚守阵地的勇士们,寸步不让,连续打退了敌人的多次冲锋。
   大规模冲锋不行,敌人又组织小规模的轮番进攻。杨副司令一面组织军民修复阵地,一面组织“神枪手”专打敌人的指挥官和机枪手。一连指导员孙化利沉着应战,瞄准一个打一个,弹不虚发,一人击毙18个日军。一个姓齐的战士也连续射中17个敌人。日军的井口司令在此也挂了彩。敌人攻了大半天,损失兵力数百人,仍然攻不下刘家井。日军探知三支队的司令部就在刘家井,千方百计要把刘家井拿下。日军少将松本也来到刘家井前线督战。穷凶极恶的敌人在山炮和重机枪的掩护下,象一群红了眼的疯狗,一个劲的往上冲,很快冲到了围子墙下。刺刀见红的时刻到了。杨副司令一声令下,班长赵延庆带领全班战士冲了上去,与日军展开了一场肉搏战。围墙上,刀光闪闪,杀声震天。有一个战士面对凶狠的日军毫不退让,迎头就是一刀,鬼子被我战士的勇敢瞎呆了,紧接着第二个鬼子又倒在了他的刀下,当他再去刺第三个鬼子时,他和鬼子同时刺入对方的心脏。战士李德福选了一个粗壮笨大的日本兵,先是用刺刀拼搏,后来双方刺刀都打落在地,扭打滚爬在一起。李德福由于拼杀太勇,体力不支,被日本兵压在了底下。可我们的战士是不会认输的,他腾出了一只手,打开了身后的手榴弹盖。那个粗大愚笨的鬼子正在为占了上风而高兴时,发现了李德福身后冒出的缕缕青烟。他终于明白了中国战士的打算,他吓得哇哇直叫,拼命想挣脱李德福,挣脱死亡。可我们的战士紧紧抱住了自己的对手,发出了一阵无畏的笑声。这笑声,是手榴弹爆炸的前奏;这笑声,称出了“武士道”精神的份量。手榴弹的一声巨响,无情的淹没了鬼子绝望的呼救声。
    敌人泄气了,胆怯了,两军相逢勇者胜。爬上围墙的日军被全部歼灭。我们的勇士仍然坚守在自己的阵地上。
    在八路军战士与日伪军拼杀的时候,刘家井子一带的村民也都勇敢地参加了战斗。青壮年使用土枪土炮,与战士们一同作战,妇女们则烧水做饭,抢救伤员。有个民兵,敌人的子弹打进了他的屁股,他用手抠出子弹,不用包扎,继续投入战斗;有位姓刘的农民,一只胳膊被炸断了,他用另一只胳膊装火药,仍然坚守阵地。“五子炮”的铁片打光了,村民们就砸烂自己家里做饭的铁锅和耕地用的铁犁,支持战斗。军民联防铜墙铁壁,使敌人没能迈进刘家井子村半步。
   八路军主力撤离韩家村后,20多名担任掩护任务的战士和36名伤病员被困在韩家村。这时,鬼子从四面攻进村。气急败坏的日军声称要血洗韩家村,他们象一群恶狼,见房子就放火烧,见人就乱打乱杀,韩家村一片火海,浓烟滚滚,哭喊声一片,全村近400余口男女老少和50多名八路军战士面临着一场灾难。
    战士们边打边退,趁着满村烟火跑进了村民明庆水夫妇的小店。明庆水的妻子看到这些危急的八路军战士,当机立断,毫不犹豫地把他们安排在家中后院的屋内,锁上门。她自己赶忙换上多年不穿的和服,背着刚满3岁的儿子来到前门的大街上。
     韩家村大火弥漫、枪林弹雨中怎么突然窜出一位穿和服的妇女呢?
   原来明庆水的妻子是一位善良的日本妇女,名叫田美君子。早在20年代,明庆水被生活所迫,到日本东京打工,并与日本姑娘田美君子结为夫妻。1930年,田美君子告别故土,随丈夫明庆水来到邹平县韩家村,成了一名日籍中国农村妇女,并改名叫田美君。
    正在韩家村到处烧杀的日军,在街上突然碰见了一个日本女人,又兴奋又惊讶!这时田美君子用日语跟日军说:八路军已全部撤走,村里全是些善良的老百姓,不要在遭害他们了。田美君子说的日军小头目目瞪口呆,只好说:我作不了主,你到村外去找松本少将。田美君子指着小店说:“这是我的家,你得保护好。”那个日军小头目还真听指挥,派了两个日军在田美君子家门外站岗。她冒着枪林弹雨,背起儿子保金就到村外找松本少将去了。过了一会儿,松本传下命令,不准在村内再杀人放火,允许村里人们出来救火,然后集合日军撤离村子。
    日军一撤离,田美君子悬着的心才落下,赶紧招呼村民出来救火,并让躲在后院的八路军战士换上老百姓的衣服,混在群众中救火,等天黑以后,八路军战士和伤病员安全转移。田美君子见义勇为的行动,保住了韩家村老老小小400口人的生命,掩护了50多名八路军战士。
    在刘家井战场上,杨国夫副司令员站在围墙上,沉着指挥战斗。在敌人呼啸的炮弹和炒豆般地枪声面前,杨副司令员没有后退半步。这种镇定自若的精神深深地鼓舞了每一个指战员,大家士气高昂,英勇作战,狠狠地教训了日本侵略者。
    战斗进行到下午,马耀南司令员、景晓村书记和杨国夫副司令员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大家认为,部队已经战斗了一整天,杀伤了大量敌人。同时我军也有不小的伤亡,且弹药出现了短缺,战士们十分疲劳。据侦察,敌人正在从济南和益都方面调集更大的兵力,准备继续对我进攻。为了保存实力,以利再战,会议决定乘夜色撤出战斗。
   下午4点,在杨副司令员组织火力的掩护下,马耀南司令员带领支队机关人员,经刘家井西南方向的吴家突围,撤到了5里以外的安全地带。
    黄昏时分,日军又集中残兵败将,在大炮的掩护下,发起了新的进攻。坚守阵地的战士们顽强作战,歼灭了大量敌人。这时,一股狂风骤起,狂风夹杂着黄沙遮天蔽日,敌人撤退了。杨国夫副司令员下令各个阵地和各驻村部队立即向西南方向转移,我军主动撤出了战斗。
    刘家井战斗是一次阵地防御战,虽然我军未能实现打通与冀鲁边区联系的战略计划,但在抗战初期的1939年,我们这支刚成立不久的八路军支队,用几挺机枪和一些“单打一”步枪和部分土枪土炮,在当地民众的大力支持下,狠狠打击了在装备、人数上都占绝对优势,号称“世界上最强大陆军”之一的日本侵略军,创造了毙伤日伪军井口司令以下800余人的战绩,其中打死日军417人。打击了狂妄嚣张的敌人,打出了军威,锻炼了部队,扩大了我军的政治影响,推动了清河平原抗日游击战的进一步发展。
 

本网站由滨州市信息产业局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2006

中共滨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版权所有

地址:滨州市黄河五路385号 市政大厦 

邮编:256603 备案序号: 鲁IPC备 06027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