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文史争鸣

浅议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正确运用

来源:沾化县委党研室(委)  作者:王成杰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4-06-04 10:55:07

     抗日战争是中国人民近百年来,第一次取得的反对帝国主义侵略战争的完全胜利。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及所有的人民武装力量,在八年抗战中,作战12.5万次,抗击了侵华日军的60%和伪军的90%以上。消灭日、伪军171.4万人。至抗日战争结束,党领导的人民军队的主力,发展到120多万人,民兵220万人,解放区一亿人口。历史证明,中国共产党和她领导的人民军队、爱国的民主党派、全国同胞和海外华侨,为抗日胜利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据国民党的军事报告,在八年抗战中,国民党军队与日军大的会战20多次,主要战斗907次,毙伤敌伪军228万人。历史证明,国民党部队中广大的爱国官兵,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也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中国抗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得到了社会主义的苏联和同盟国英、美及全世界的广泛同情和支持。中国人民反对日本法西斯艰苦卓绝的斗争,也有力地支持了全世界的反法西斯战争。
   中国抗日战争取得完全胜利的关键,在于形成并基本坚持了以国共合作为主要内容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这个时期的统一战线经验表明,处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要以弱小的综合国力战胜处于帝国主义阶段的日本,就必须实行全民族的大团结、大联合,建立起以国共两大军事、政治势力为主的统一战线。而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是阶级基础和性质完全不同的党,特别是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以后,国民党在“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反革命屠杀政策的指导下,无数共产党人遭到杀害。两党处于不共戴天的仇视状态,但在困难当头、民族危亡的时候,中国共产党以博大胸怀、捐弃前嫌,从国家和民族大局出发,提出与国民党第二次合作,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中国共产党为争取蒋介石政府抗日,求抗日之大同,在坚持独立自主的原则下,在许多非原则性问题上作了让步。经验告诉我们:统一战线必须坚持求大同存小异;国共两党只要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不管过去积怨多深,是能够在大目标下统一起来的。正是在这一原则的指引下,我县党组织及抗日武装对曾干过土匪、当过伪军、对我党地下工作者施以酷刑的傅瑞五,不计前嫌,进行坚持不懈的统战工作,终于使其率部投诚,掉转枪口,加入到共同抗日的行列,并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积极的贡献,这一事实充分说明了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英明和正确。
    一、地下党员搞统战,傅瑞五虚与周旋
   傅瑞五,1904年生于沾化县冯家镇傅家村。早年组织土匪武装,曾任国民党鲁北行署三旅三团团长,长期驻五十二村一带,号称“傅三团”。
    傅三团成立后,原无棣县地方党组织为争取这股国民党土匪武装,先后派地下共产党员王富恒、郭宝莲、王秩山等打入三团作基层工作。1939年夏,冀鲁边区东进抗日挺进纵队肖华司令员派郭士臣来到五十二村,以八路军的公开身份做傅瑞五的统战工作。由于傅瑞五当时与八路军没有大的利害冲突,所以在抗日问题上形成了比较一致的意见。这在1955年《傅瑞五关于郭士臣的证明材料》中可以得到佐证:“自三团成立后,由我叔兄弟傅文沐(八路军的工作人员)介绍我与郭士臣取上联系。从这以后,他经常到三团结合工作。他当时和我说:‘上级派我来这里联络这四个团,今后不要和八路军打仗’。他经常宣传中国人不要打中国人,都要打日本。以后,他到我营长张振东、王兆龙、张立坤处经常联系,说别和八路军打仗。这时,我们讲统一战线,共同打日本。”有一次,郭士臣到冀鲁边区汇报工作回来,把肖华司令员写的亲笔信交给了傅瑞五。傅瑞五不识字,命部下宣读。读毕,众人无不惊叹肖司令员文武双全,才华横溢,就连一直在三团里舞文弄墨的傅宝安也深感望尘莫及。为了显示三团里也有能人,傅瑞五命傅宝安等人集体措词复信,表示愿与八路军搞统战。不久,肖华司令员派程政杰、张庆余率一连队来五十二村,靠拢傅瑞五部搞友好统战。傅瑞五即刻在傅家村召开乡长紧急会议,强调“友军来了,要保守秘密”,并为我军筹集了给养。
二、风云突变投日伪,“以打促和”给教训
1941年,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发生,国民党发动的第二次反共高潮达到了顶点,抗日形势进一步恶化。盘踞在沾化东部义和庄一带的鲁北行署主任何思源公然打出“日可不抗,共不可不反”、“宁伪化,不赤化”的旗号。在这恶劣形势下,当我党地下工作者王秩山的活动被傅瑞五察觉后,对其动了“老虎凳”的酷刑。6月,何思源又集结鲁北各路游杂部队组成7000余人的“剿共联军”,不断制造磨擦事件。为此,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三旅于10月3日将义和庄一举攻克。何思源弃城逃走,鲁北行署直辖第三旅由吴德胜率领,跑到日寇控制严紧的沾化西部,傅瑞五仍回到五十二村驻防。
鲁北行署直辖第三旅返回沾化后,城里的日军派任富贵等前来劝降。在其花言巧语诱骗下,吴德胜率领张俊亭和傅瑞五两个团投日,当了汉奸。
针对“傅三团”的伪化,冀鲁边区党委和清河区党委根据抗日关键的变化,对傅瑞五部做了客观的、具体的分析。认为傅尚未完全丧失民族气节,不属卖身投日的铁杆汉奸,对其应采取分化、瓦解、争取、改造的方针及“以打促和”的关键策略。首先使其成为跟随日寇但不与八路军为敌的“灰色”部队。郭士臣遵照冀鲁边区周贯五首长的指示,向清河区直属团团长郑大林和政委孙正汇报请示工作,继续在五十二村活动。1942年初,中共沾西工委成立后,进一步加强了对傅瑞五的争取瓦解工作。工委书记张立青派地下党员王荣安打入张振东营,给先前由无棣党组织派入、因傅文沐牺牲失掉联系的郭宝莲、王富恒、王秩山接上了组织关系,在伪军中建立了党的地下组织。
1942年4月,县城里的鬼子多次催促傅部到下瞿阝安设据点。5月初,日本兵11人,张子良部200余人协同傅三团一部,到下瞿阝安设据点,企图切断清河区与冀鲁边区的联系。为清除冀鲁边、清河两区联系的障碍,惩罚傅瑞五部协同日军作战的叛变行经,八路军清河军区直属团一部在孙正政委的率领下于5月8日夜包围了下瞿阝据点,经过两小时激战,将据点攻克。张振东营部几乎全军覆没,仅有的一挺机枪也被八路军缴获。傅瑞五等人逃脱。
1942年夏,大汉奸刘佩忱打着“皇协护民军”的旗号由盐山来沾设防。7月,吴德胜率领的张俊亭、傅瑞五两个团共2000余人亦归其编属。8月,日酋高川和伪武定道尹刘景尧、刘佩忱出动8000余人,分东西两路对垦区根据地实行野蛮的“拉网大扫荡”。西路之敌由刘佩忱亲任指挥,命傅瑞五为左翼,张俊亭为右翼直逼义和庄。清河直属团四营在孙正政委的指挥下与地方党组织和县大队密切配合,于8月19日在徐家坝附近展开激战。战斗一打响,傅瑞五就带兵从前线溃逃,分散逃回五十二村。徐家坝一战,八路军清河军区直属团重创敌军,击毙日军5人,伪军60人,活捉伪军30余人,缴获长短枪300余支,机枪2挺。
1943年1月,为配合对清河区和冀鲁边区的扫荡,伪匪司令刘佩忱命傅三团到董卜堂安设据点,企图再次切断两战略区的联系。再起多次催促下,傅瑞五只好带三团一部离开五十二村,进驻董卜堂据点,配合了日伪“蚕食”、“扫荡”根据地的战略计划。
为此,八路军根据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原则,决定对傅瑞五部再次予以严惩。
2月27日夜,清河军区主力部队一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董卜堂据点包围,发起进攻。在八路军的政治、军事攻势的双重压力下,傅瑞五于天亮时率部投诚。
三、政策攻心救浪子,意志坚定为抗日
八路军严格执行俘虏政策。先是将傅瑞五及其百余人带到垦区小围子休整了几天,然后折向南下,渡过黄河来到清河军区司令部教导营驻地。当天,八路军清河军区司令部后勤部队总动员,纷纷下河打鱼,欢迎傅瑞五部投诚。
过了几天,司令部教导营将三团的士兵改编为新兵连,进行教育训练。后来,有些人愿意回家,司令部教导营一一发了路费。
傅瑞五一到教导营,军区就派专人对其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民族气节教育和形势教育。同时,在生活上给予特殊照顾。当时,八路军的主粮是玉米只有少量面粉。部队首长考虑到傅瑞五和部队同样对待恐怕难以适应,特意安排了全部细粮。傅瑞五以前有吸鸦片的嗜好,工作人员在给他讲吸鸦片的危害、劝他戒烟的同时,还给予了特别政策,每天定量给点吸。
5、6月间,上级派刘清林和刘现礼(做过傅瑞五的副官)到军区看望傅瑞五,并做了耐心细致的教育工作。傅瑞五深为感动,他说:“过去我砸了国民党县党部,与国民党结了世仇。现在军区待了这么长时间,回去刘佩忱也不相信我了。我在五十二村已无法立足,投共产党是大势所趋。”
8月,崔兆吉来到军区,要求见见傅瑞五。他说,董卜堂战斗后,王兆龙和张振东两个营被刘佩忱编给了海防司令任富贵。任富贵封王兆龙为一团长,张振东为二团长。后来,王、张与任富贵翻了脸,弃舟登陆,跑回五十二村打游击。崔兆吉还说,两位营长有意请团长回去,重整旗鼓。傅瑞五听了受到很大的震动。我军区工作人员借此进一步向傅瑞五讲形势,谈前途,摆出路,使其在思想上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认识到日寇是中华民族不共戴天的大敌,愿意加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与共产党一道抗日救国。同时,军区也收到了活动在张振东部地下党员王荣安和王秩山的报告,要求释放傅瑞五,稳定张振东和王兆龙。为了使张、王二营不至于再被日伪利用,军区从抗日大局出发,决定派傅瑞五回五十二村收罗残部,成立“五十二村自卫团”。
傅瑞五回到五十二村,逢人就讲抗日,说八路军的好处。不几日,张立坤和崔兆吉率残部回到傅瑞五身边,王兆龙和张振东却按兵不动,不与傅瑞五靠拢。他俩知道其士兵对傅瑞五有挺深的感情,生怕部队再被傅控制,在吴德胜促使下率部投了“吴部队”。然而,投靠吴化文并没有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相反却招来杀身大祸。他们因得罪了刘佩忱,张振东和十八个随从,在日本人的督促下被刘佩忱杀害。在这种孤立无援的形势下,王兆龙不得已与张振东团再次返回五十二村,拜倒在傅瑞五脚下。
鉴于王兆龙已称团长,傅瑞五根据边区县工委的意见,改“五十二村自卫团”为“民众自卫第三旅”。傅瑞五自称旅长,封王兆龙为一团长,崔兆吉为三团长。二团因张振东被害,团长暂缺。王兆龙瞅上了这个空子,企图趁机吃掉二团,壮大实力,然后甩掉傅瑞五。为保存进步力量,粉碎王兆龙企图兼并二团的阴谋,八路军地下工作者王秩山、王荣安等人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对任芸卿作了大量的工作。他们巧妙地利用张、王二团之间的矛盾,经傅瑞五同意,将任芸卿推上了二团长的位子。
1944年6月,王、任两团的情况起了变化,任芸卿难以支撑局面,二团时刻面临着被吞并的危险。在这种情况下,王荣安对任芸卿做了耐心细致的工作,终于说服了任芸卿,于6月间率部投奔八路军。但由于沾阳棣县委武装没能及时接应,致使半数人员被王兆龙截回。事后,王兆龙借机攻击八路军“奸诈”,要报之以武力,傅瑞五坚持八路军是友军,不赞成王兆龙的做法,遂出面与八路军谈判。双方很快达成协议:愿意接受八路军改编的留,不愿受编的仍回原部,留去自由。由于沾阳棣县委考虑到与傅瑞五的统战关系,没有果断地将起义部队送往军区保护起来,只留在五十二村,结果又被王兆龙瓦解回去了一部分。
傅瑞五自回五十二村以后,承受了鬼子汉奸的巨大压力,对八路军应该说是有贡献的。1943年11月,日寇集结26000多日伪军发动了历时21天,规模空前的拉网大“扫荡”。清河军区杨国夫司令员的骑兵部队由于目标大,转移困难,傅瑞五利用地形熟悉的有利条件,引导队伍与“扫荡”的鬼子兵进行周旋,掩护了这支骑兵部队,保护了八路军的指挥机关。统一战线达成后,沾阳棣边区县工委、县委在傅瑞五的地盘上——五十二村建立了根据地,发展武装,搞减租减息,公开开展党的工作和经济建设,傅瑞五既不干涉也不反对。张荣亭同志在回忆这段经历时说:“当时,傅瑞五和我们是友军,如果他干涉我们的活动,在五十二村我们就啥也难以做成”。
傅瑞五从清河军区回五十二村后,既不能抢劫,又不能绑架,军费开支和吃饭成大问题。八路军曾给予过不少帮助。八路军在征公粮的时候,只要群众手里有“民众自卫第三旅”给过给养的条子,就如数免征,给傅瑞五提供了很大的方便,解决了一定的困难。
9月,傅瑞五派人到渤海军区(1944年2月,清河区与冀鲁区合并为渤海区,军区也随之合并)请示,要求改编八路军。渤海军区派刘清林等10多人组成慰问团到傅瑞五部慰问。慰问团在傅部驻了20多天,听取了官兵的意见,掌握了具体情况,帮助他们搞起编制,渤海军区的领导听取了慰问团的情况汇报,认为时机已经成熟,决定接受傅瑞五的请求,将其改编为八路军沾棣独立团。其编制是:
团长:傅瑞五    政委:翁默清
副团长:王兆龙
副政委兼政治处主任:刘清林
一营长:王兆龙(兼)   教导员:王萍
二营长:任芸卿       教导员:崔魁生
三营长:崔兆吉       教导员:(不详)
渤海区的机关报——《群众报》1945年1月13日第四版对此作了报道。报道说:“……最近,该部在傅瑞五团长的率领下一致要求改编为八路军。现经山东省军区批准改编为渤海第四军分区沾棣独立团,现已筹备编制就绪,并于上月9日在某村召开成立大会,会场布满军政机关及群众团体的贺帐。四分区徐政委、四专署冯副专员,光临参加。大会异常隆重,首先由傅团长报告改编经过略为:过去我们受了何思源的欺骗,叫我们宁当汉奸也不为八路,走了很多弯弯道。今天走上了正道 ,改编为八路军,咱要坚决服从领导。即率全体指战员宣誓就职,决心为团结抗战奋斗到底。同时,傅团长发告沾棣民众书略为:过去在何思源之‘宁亡于日,不亡于共’的反动政策下当了汉奸,董卜堂之役被俘,八路军倍加厚待,痛恨之余立志坚决抗日,为民族解放事业斗争到底。”
会后,傅瑞五异常激动,他命人倒了一大碗老白干,大口大口地喝起来。这时,这位饱经沧桑、多年来一直在枪林刀丛中谋求生存和出路的汉子,终于找到了真正的归宿。
1947年,傅瑞五任山东渤海军区海防支队长、海防总队参谋长等职。他带领部队转战渤海区,经历了多次战斗的考验。尤其在解放无棣县城的战斗中做出了突出贡献。
以上所述,只是我县党组织正确运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取得成功的一例,在全国抗日战争中可谓沧海一粟。然窥一斑而知全豹,正是我党我军始终坚持了这一正确方针,才团结带领全国人民包括曾经与之为敌的国民党,在民族危亡的紧急关头,摒弃前嫌,团结一致,万众一心,共御外侮,取得了近百年来第一次反对帝国主义侵略战争的完全胜利。由此可见,我党提出并一贯坚持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主张是完全英明和正确的。
 
 主要参考书目: 《傅瑞五》  李金民 编著

本网站由滨州市信息产业局提供技术支持 CopyRight?2006

中共滨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版权所有

地址:滨州市黄河五路385号 市政大厦 

邮编:256603 备案序号: 鲁IPC备 06027431